情感

男子涉吸毒被抓后凌晨死于街头头部有淤伤

久久健康网 2020-05-30 人已围观

华商报榆林讯(记者高羽珑实习生强振宇)7月23日凌晨,定边县医院西大门100米外的停车带上,一男子双膝跪地,裤子褪至臀部以下,屁股上翘,两手蜷缩,趴在地上身亡,其头部太阳穴部位还有淤伤。据悉,该男子7月22日晚因涉嫌吸毒被定边县公安局民警抓走。定边警方称,因其患心脏病不宜拘留,民警后将其送到医院附近。

死亡地点距医院不到100米

7月23日凌晨4时许,负责清扫定边县医院西门附近路段的两名清洁工见路旁跪着一男子,姿势怪异,凑过去发现男子已经没了呼吸,急忙向旁边过路群众呼救。很快,定边县医院急诊科一名大夫赶来,确定男子已死亡。昨日,发现死者的清洁工说,当时死者手旁还放着一部手机,手机屏幕亮着。大约凌晨5时左右,三位民警赶到现场。

据了解,死者张某,系定边县郝滩乡人。华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,张某死亡地点距定边县医院急诊科不到100米。

7月23日早上7时45分,死者的弟弟张某某接到定边县公安局告知噩耗的电话。昨日,张某某说,当时他见哥哥衣不遮体,右侧太阳穴部位还有淤伤。

亲属质疑警方调查报告作假

见哥哥莫名身亡,张某某向定边县公安局报案。公安局向张某某表示,7月22日晚9时30分,张某和另一名王姓男子,因涉嫌吸毒被定边县公安局巡警大队抓获,但在医院体检时,张某被鉴定患心脏病。定边县公安局看守所民警认为张某不符合关押条件,出具《不宜关押通知书》后,由巡警大队民警将其带离看守所,送到定边县城鼓楼附近。

张某某表示,他怀疑哥哥生前曾受到殴打引发心脏不适,并以此向定边县公安局索要审讯、关押的视频记录,但遭到拒绝。7月28日,定边县公安局向张某某出示了《关于张×非正常死亡案件的调查报告》。

华商报记者从调查报告上看到,张某于7月22日晚9时30分因涉嫌吸食海洛因被抓,7月23日凌晨2时26分被带至定边县医院体检,2时51分离开县医院,3时44分被送至看守所,4时30分被释放并离开看守所。报告称,凌晨5时50分左右,定边县医院值班医生高锦科接到两个张某手机拨打的电话,第一个电话对方只说“120,快来救我”,第二个电话并未出声,两通电话之间只间隔了1分多钟。报告显示,定边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一名法医对尸体进行检查后认定尸表无外伤,死者因心脑疾病猝死的可能性大。

对于此结论,张某的亲属并不认同。为了证明警方在调查报告中可能造假,张某某还专门调取了张某手机的通话记录。张某的手机及从移动公司调取的通话记录单上显示,7月23日4时26分,张某的手机第一次拨打“120”,通话时长1分12秒;4时42分,又一次拨打了急救电话,时长仅10秒钟。

张某某说,警方调查报告上的时间与实际时间有很大出入。

公安局称正和死者亲属协商

昨日下午,定边县医院急诊科大夫高锦科说,7月23日凌晨,他确实接到过两次求救电话,但并不能确定时间,不知道警方确定的时间从何而来。高锦科表示,听到医院门口有群众喊“救命”时,他第一时间检查了死者的尸体。

昨日下午,定边县公安局政工科一位负责人称,公安局正和张某亲属协商解决此事。初步调查显示,公安办案程序并不违法,目前该局纪委、定边县检察院已介入调查。

陕西富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丁表示,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第97条,实施行政拘留处罚应当及时通知被处罚人家属。根据《拘留所条例实施办法》,犯罪嫌疑人因故被释放时,还应当向其发放解除拘留证明书。她认为,警方明知张某患心脏病,将其释放后却未通知家属致其死亡,警方有渎职行为,家属可向当地检察院控告。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jrsslw.com/qinggan/36360.shtml

站点信息